易小学_时光梦千年-缘来岁月-情感名句连载

只为每一天的乐生活,享交友而服务,只为分享快乐而生…
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点滴时光 > 关乎于一生的时光故事
  • 关乎于一生的时光故事

    作者:易小学|文章来源:时光梦千年| 简略标题:点滴时光发布时间:2019-03-10 14:02|点击:

    一生的时光故事锦集:
           不幸的时光
    点滴时光

           在一个多雨和密集的早晨,这个季节是在深秋。南燕在上班途中乘坐电动汽车。当穿过十字路口时,她看不到马路对面。当她穿过马路时,突然,一声刺耳的尖角冲进了耳膜,她本能地看着它,一辆大卡车撞到了脸上,卡车司机惊呆了,砰地一声撞向了方向盘,但为时已晚,南雁的雨衣卡车车身侧面车身被紧紧抓住,由于制动器的惯性,卡车停在了20米处。

    南方雁也受到拖累,血肉模糊,她走完她人生的最后的20米生命。

    送到医院后,南雁一直严重昏迷,四十天后,他去世了。

    那年她31岁。

    生命短暂。
    一、四岁的时光命运

    南燕出生在浙江北部的一个农村家庭。她的父母依靠农业生活。除了她的第一个父母,南雁知道她的山脉站在她的村庄里。她隐约记得她的父亲总是有一只手。抱着她,一只手拿着一只羊鞭子,冲着3,322只羊,不远处就到了门口。
    羊会吃草,亲切的父亲会指着各种各样的植物,告诉她这是什么样的花,什么样的草,年轻的南雁在听之前忘记,唯一记得只有一种,一个名字是《喇叭花》花,不同的颜色,紫色,蓝色,黑色,红色。在夏天的清晨,绿色的树叶和红花上有山脉和露珠。
    当天下午,南雁急切地挑了几个曼荼罗,把所有鲜艳的颜色都涂在头发上,但在父亲的耳朵上放了一朵黑花。
    无论如何,四岁的南雁没有想到它,黑色《曼陀罗》就像死亡一样。
    由于难以忍受的胃痛,南燕的父亲经常出汗。后来,她的母亲几乎没有把她的父亲送到医院接受检查。南燕不知道检查的结果。她只知道在她母亲回来后,她和她父亲一起喊叫。 。
    很少,她不明白肝癌的晚期意味着什么。
    在一个漆黑的夜晚,母亲冲向她的父亲,一次又一次地哭,一次又一次地喊着父亲的名字,一次又一次地晕倒。
    第二天,山上就有一个土袋。我听说我父亲在一堆土包里。
    四岁的南燕失去了她的父亲,还有一个妹妹。她的姐姐在父亲去世不久后就来到这个世界。
    二、十三岁的时光命运

          南雁年轻的母亲带着两个小孩,艰难,难以生存,有些善良,和村里的单身汉一起,正如人们所想,南雁妈妈嫁给村里的一个单身汉,重新集合了一个家庭。

    还颇为年轻的母亲认为最重要的是找到依赖并抚养两个孩子。任何风暴袭来时,都有一个避风的港湾。

    谁能料到南雁的母亲再次被命运给推向了另一个深渊?

          单身汉习惯于不务正业,他会用手头一点钱去赌博。输光之后,他向村里的左邻右舍东借西借。南雁的母亲将试图说服他,但也逃脱不了一顿殴打,日子过的极为艰苦。

    但是想到她还有两个孩子,南雁的母亲就坚强的在维持生活。

    做一些家务,管带两个孩子,下地种田务农,一些琐碎与繁重的事使她变的劳累不堪,再加上每隔几天时间都会受到一顿殴打受伤的痛苦,南雁的母亲一点点快要逼到极限。但无处宣泄,随着时间的推移积累,她的精神逐渐崩溃,她忍受到了极限。

           痛苦的煎熬了很多年的时光。当南雁十三岁的时候,还有一个7岁的弟弟时,南雁的母亲在被她命运折磨的死去活来时,终于认命喝下了有毒的农药,挣扎一会就去世了。

    从那以后,她的三个孩子从没有过母亲。
    三、十三岁后的时光命运

    没有父亲,失去了母亲,完全是孤儿。在她母亲去世前,继父就对她不好,经常无故对她发脾气。在她的母亲去世后,可以想象她一定活的艰辛,也是继父的仇视对象。

    幸运的是,南雁的阿姨将他带走收养了。

    南燕收拾好行李,跟随姨妈去生活。当她登上公共汽车时,她突然感到高兴,尽管她的妹妹还在黑暗的家庭,但她不知道公共汽车带她到的那里。到底会是什么样的生活?忽然她感觉到对幸福充满了憧憬。

    或许,年轻的南雁,仍然年轻,虽然她目睹了她悲惨的命运。然而,她并没有真正用自己的双脚去感受生活的艰辛。当她的母亲还活着的时候,她母亲替她遮挡了所有的暴风雨,也许,她也没有感受到太多的时光的命运折磨!

    从那以后,她没有照顾任何人,开始了自己的生活。虽然她只有13岁,但她只读过小学三年级。

    南雁的姨妈的房子位于一个小镇,到处都可以看到繁荣。然而,繁荣的世界总是有更高的生活压力和生存的绝望生活。谁敢放慢脚步,过着缓慢的生活?谁应该被生活抛弃,别人开车,你走路,别人吃肉,你喝粥。

    南雁的阿姨不愿示弱,租了一个门面,开了一家快餐店,洗过蔬菜和洗碗,开始摸黑。南雁的小肩膀承受着厚重的东西。这个一忙就是几年,虽然很累,但毕竟和阿姨有亲戚关系,还供她吃喝穿暖,这一切就很很知足了。

    十七岁的时候,南雁的阿姨就决定让她出去找一份工作,让南雁开始独立工作,服务员,收银员,早餐工,她统统都做了,再苦再累也不说没半句怨言。

    在成长的道路上,南雁毕竟经历了风雨,所以它比同龄人更成熟。当其他人打电话给朋友出去游玩时,她可能还在日夜加班。当其他人穿上鲜艳的衣服时,然而南雁穿的却是很朴素简单,她的旧衣服可以穿个好几年。当其他人手中捧着冰淇淋并高歌欢唱时,南雁却没有那么过多的奢侈,早已把她的积蓄存进银行。

    生活很美好,南雁拿了一本存折,想着未来的婚姻,他在心里默默地笑着,偷偷地笑着说。
    梦想有个温暖的家

    在二十一岁时,南燕遇到了一个同龄男孩。他们互相喜欢,聊得非常投机。她相信爱情,相信男孩。因此,他们在更短的时间内共同生活。

    同居并不意味着南雁的轻浮,但后来可以证明许多努力。

    经过一年的同居,男孩逐渐对她失去兴趣,慢慢离开了她。有时候,夜晚没有回来,南雁很清楚,知道男孩外面有新的爱情,然后她试图挽留男孩。

    这个男孩的家庭陷入贫困,所以南雁拿走了所有的积蓄并帮助男孩重建了这所房子。她想,利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打动他,让他回头看看她的存在。

    房子建成了,男孩与她温存一段时光,但之后变突然打回原形了,经常晚上不回家,而且,还染了头发,更是嚣张跋扈,对于南雁来更是拳脚相加,脾气非常暴躁。

    Nanyan伤痕累累地想到了他的母亲,记得他上瘾的继父生气勃勃,他是否必须以同样的方式回到母亲身边?

    不,她还年轻,她想重新开始。

    因此,南雁抛弃了想要一个家并离开男孩的梦想。

    生活还在继续
    时光源远流长,终于有了一个家

    又开始了独自一个人的生活,其实没有是又一次独自,仿佛,向来都是一个人孤独。

      这一次,她不再打工,而是做起了小本卖买,摆个地滩卖各类女性饰品,像滚雪球,一点一点的做,一直做到开了一个精品屋。

      糊口回馈了南雁的勇敢与善良,每一个月的盈利就是最好的回报。

      安安稳稳,平平静静的南雁,清心寡欲的一过就是几年,固然单着身,但也感觉到了切身的价值,她谈不上年轻有为,但比起诸多同龄人,她完全可以骄傲和自豪,也凭着本身的双手,真真切切的抚摩了糊口冰凉的身骨,脚下实实在在的踏着硬硬的柏油路,糊口最终被她的执着与信念捂温,柏油路最终被她果断的意志走出了脚印。

      二十七岁,南雁经人介绍,看法了一个比她大四岁的男人,男人年轻时东挑西选,错过良辰,从来只是为了期待他射中的姻缘,一个名叫南雁的女子!

      相识到相爱,三个月后,他们进行了婚礼。

      南雁挫折许久的感情,终于有了好的归宿,男人的忠厚老实,笑起来一张无邪的脸,恰是南雁心中所想的家。

      她终于有了家。

      从而倍受呵护。

      从小落空父亲,看见公公,温暖的得就像看见了本身的父亲,很早就没有母亲,见了婆婆,幸福得仿佛见到了本身的妈妈。

      她要享受一种迟来的爱,那就是被父母宠爱的爱,她也要弥补一种遗憾,对父母尽孝的遗憾。

      她拿出存款,置办家中所需的一切,电器冰霜,应有尽有,她拿出大额帮公婆采办养老金。公婆及老公的穿着通盘由她负责,囊括家庭所用的油盐酱醋茶的开销,只要有她,任何人任何事都不用操心。

      她是好人,这是方圆摆布公认的评价。

      南雁爱糊口,爱家,爱身边的人,爱的宾至如归,爱的情真意切,爱的赤诚相见。

      南雁的女儿出生避世后,她的笑脸光辉得终于没有掺杂涓滴的乌云,拨云见日的刺眼,糊口有了厚实的盼头。

      你看,全家人的旅行照片上,不难发现,她简直的幸福,南雁依偎在老公身边,怀中抱着一岁大的女儿,后台山青水秀,一张解释夸姣糊口的图片。

      即使这个世上能有先知先觉就好了,比方,你生命在哪一刻面对危险,如许,就可以在那一刻,来个转弯,或期待,如许,就能错过死神的“邀请”。

      南雁无论如何也想不到,在她深感幸福的同时,死神在悄无声息的降临。

      于是,本文开首的一暮呈现了。
    点滴时光的终端

    南雁躺在棺木里,眼角还残留着她临终前的一滴泪,三岁的女儿哭喊着妈妈,公公婆婆撕心裂肺的喊着她的名字,“南雁、南雁哇,醒过来吧!醒过来吧........
    点滴时光

      六合缄默。

      南雁,一如她的名字,南飞了,只是,永远没有会回来。

      她必然上了天堂,天堂里没有车来车往,天堂里有她亲爱的父母。

      都坚信,她在天堂里。

     



  • 回到顶部